當前位置: 首頁 > 滬上名流 瀏覽正文
                長征醫院皮膚科主任陳江漢教授

                 

                 

                                                           柔情拳拳真好漢

                                        --專訪長征醫院皮膚科主任陳江漢教授

                    通常情況下,人的大腦罹患疾病都會到醫院神經科就診,可記者最近在采訪第二軍醫大學附屬上海長征醫院皮膚性病科主任陳江漢教授時卻得知,有一種入侵大腦的隱球菌病卻需要皮膚科醫生醫治,而他,則是這一領域國內為數不多、國際影響較大的科研與治療專家。

                    絕癥患者的守護神

                    隱球菌病,是由隱球菌屬中的新生隱球菌引起的一種急性或亞急性深部真菌病,可入侵人的皮膚、肺部、骨骼、大腦等,但以侵犯中樞神經系統(腦和脊髓)最為常見。因此,隱球菌性腦炎是一種真菌性腦膜炎,患者大腦因真菌作祟而引發水腫和腦壓,進而表現為頭部劇痛、視覺模糊、精神錯亂、精神抑郁、煩躁不安甚至昏迷不醒;部分患者除眼部或面部麻痹外,如果視覺傳導系統受損嚴重,還會導致雙目失明。

                    陳江漢教授說:“上世紀八十年代,該病死亡率高達80%以上。得了這個病,患者十分痛苦,即使能夠幸運地從死亡線上掙扎回來,也要被‘剝掉幾身皮’,還可能留下一系列后遺癥--小便失禁或者部分肢體癱瘓,生命和生活質量大打折扣。因此,這是一種當年令人聞之色變的絕癥。”

                    關于該病的發病對象,陳江漢教授告介紹說:“在歐美等西方國家,這一疾病多發生在艾滋病病人身上,而我國卻多發于常人。當初我們與歐美醫學專家交流時,他們根本不相信或不敢相信這一現象。該病的病原菌有兩個棲息地,一是鴿糞,二是桉樹。其中,桉樹原產于澳大利亞,我國引進該樹,主要用于造紙、建筑和提煉桉油等。一些正常人感染隱球菌病,是因為他們體內缺少一種相應的免疫因子。所以,隨著鴿群和桉樹種植面積的擴大,中國患者也會相應呈上升趨勢。對此,我們已經與歐美醫學界的相關專家取得了共識。”

                  “不過,國內目前的患者并不多。”陳江漢教授話峰一轉,“與此相應,這一研究領域里的專業人才也不多;上海基本上就是‘長征’和‘華山’兩家醫院專業治療這一疾病,相對而言,長征醫院的專家和成果多一些,位居全國前列,華山醫院也有一個研究小組。所以,全國各地尤其是華東六省一市的隱球菌病患者基本上都往上海送。目前,長征醫院一年收治二三十個患者,算是全國最多的了。然而,患者雖然不多,隱球菌病的感染卻有其特殊性,患者通過呼吸道吸入隱球菌后,真菌常常往腦子里跑,一旦發作,多因腦部疼痛而被誤診為非真菌性腦膜炎,小一點的醫院甚至根本就沒有隱球菌的概念,并因此貽誤了治療時機,導致患者死亡或殘廢。”

                    多年以來,陳江漢教授以感染性皮膚病為主攻方向,并形成了業內知名的專業特色:扁平疣治愈率高達95%;根治難治性尖銳濕疣;自我研發制劑降服了酒渣鼻……但遙想當年,不堪回首--隱球菌病的治療成了他必須跨越而又十分艱難的一道鴻溝。為此,他廢寢忘食,潛心研究,經受著初涉杏林生涯的巨大考驗。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陳江漢教授在長征醫院研究生畢業,加上他,皮膚科只有5位醫生,門診、病房連軸轉,工作壓力很大,對于隱球菌病的治療也不是很有經驗。他清楚地記得,1992年,有位在上海開出租車、名叫井某某的陜西籍司機,年僅20出頭,尚未結婚,卻不幸罹患此病,輾轉求治多家醫院,均被判為不治之癥。來到長征醫院時,已經大小便失禁并處于昏迷狀態,家屬跪求“救命”。當時,有一種名叫“兩性霉素B”的藥物治療隱球菌病效果較好,但副作用很大,所以很多醫生都不敢對癥“下藥”。征得患者及其家屬同意,作為主診醫師,陳江漢教授決定大膽施治。隱球菌引發患者腦部積水,發作時頭痛欲裂,深更半夜不時發出求救信號。于是,陳江漢教授晚上索性就著躺椅睡在患者身邊,及時觀察、記錄、分析患者病情發展情況和實際治療效果,并對應調整治療方案。就這樣,整整兩個星期,他晚上陪伴患者,白天門珍值班,雖然十分勞累,但經過數月精心治療,終于將患者從死亡線上拽了回來,并且沒有留下明顯的后遺癥。

                  “這是我治好的第一個隱球菌病患者,”陳江漢教授自豪地說,“此后我們成了朋友,他每年都到醫院看望我。如今,他已經是本市一家出租車公司的車隊隊長,孩子也已經考上大學了。”

                    通過對首例患者的悉心觀察與治療,陳江漢教授在如何減輕患者痛苦、縮短康復周期尤其是防范、抑制藥物副作用--腸壞死等方面,有了獨特的體會,積累了一定的經驗,也增加了降服隱球菌病的信心。因此,當他緊接著收治第二例患者--浙江省黃巖市物價局一位章姓局長時,心里有底,用藥從容,而且僅僅陪伴了7個夜晚。

                    此后,陳江漢教授積極結合臨床實踐,不斷探索、創新治療手段,甚至研發出了一些人無我有、人有我優的“獨門暗器”。如今,陳江漢教授可以同時收治七八個或更多的病人,而他參與編寫的英文版的《隱球菌和隱球菌病》一書一直居于權威要塞,也充分印證了他理論研究與治療實踐的高超技藝。

                    作為一家教學醫院,醫療實踐與科研創新是生存與發展相輔相成、不斷騰飛的雙翼,而專業特色則是打造杏林品牌并與國際權威機構接軌的重要保障。因此,長征醫院皮膚性病科的近20名醫務人員基本上都曾在美國的國立衛生研究院、杜克大學和荷蘭的皇家真菌管理中心等主修過深部真菌病分子生物學(即隱球菌病的治療與研究)。如今,在中國工程院院士廖教授、陳江漢教授及一批副教授、碩博研究生等幾代人的努力下,該院隱球菌性腦膜炎和肺部真菌病的治療水平已經位于國際同業前列,副作用最低,后遺癥少有,早期搶救成功率近乎100%。患者經過3個月的治療和1年的靜養,都能過上正常人的生活。

                    作為隱球菌病治療與研究的專家,陳江漢教授的一系列科研成果已經得到了國際醫學界的認可和尊重,多次應邀出國講學并主持有關隱球菌病的大型國際會議。同時,在國內醫學界的科研指導、繼續教育、人才培養等方面,更是貢獻突出。不僅要指導碩、博研究生并主持一系列專項研究,而且要經常參加遠程會診;不僅頻頻受邀撥冗講學,而且每年都要領銜舉辦國家級(衛生部)的繼續教育學習班……尤其難得的是,眾多患者在“好大夫”網對他好評如潮,其中有人這樣寫道:“陳主任很敬業,很和藹,體貼入微,解釋疾病和用藥很耐心,看病很仔細……是我見過的最好的醫生。”

                    總之,他對事業的執著追求,對患者的關心體貼,營造了一種溫馨和諧、親如家人的醫患關系;他竭力救治、守護患者的故事,對長征醫院文明科室的創建形成了的典型的示范效應。因此,“醫鬧”這一當下媒體頻現的熱詞,過去沒有、今后也不可能與陳江漢教授的科室乃至整個長征醫院扯上任何關系。

                    攻關克難的動力源

                    陳江漢教授1964年出生于泰興市馬甸鎮,母親雖然務農,但父親的一份工資則使他從小就避免了缺衣少食的痛苦體驗。然而,重視教育的民風讓他飽嘗了苦讀應試的艱辛滋味。功夫不負有心人,1982年,他在母校黃橋中學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上海第二軍醫大學。1987年大學畢業后,他們這一屆關注國家前途和命運、追求民主自由和真理的熱血學子,百分之八十以上因故被分配到社會基層和邊遠地區,陳江漢教授則被派往西藏駐軍某衛生隊“支邊”,一呆就是一年多。

                 當初,陳江漢教授懷著一絲新奇和難以把握未來的復雜心情服役于遠在拉薩兩百多公里之外一個小山溝里的補給站,在那個幾乎與世隔絕的不毛之地,他深切地感受到了戌邊的困苦和生存的艱難。餐餐不見綠色素菜,天天以罐裝葷食果腹,想吃鮮活食品唯有釣魚,但頓頓吃魚則又膩味反胃,偶爾見到青椒或戰士自發的豆芽,宛如過節一般欣欣然食欲大振。然而,單調的飲食,糟糕的飲水,簡陋的生活,艱辛的工作,荒涼的環境,寂寥的心情,還有那無數相伴孤獨、保家衛國的戰友……留給他的不是消極和無望,而是一筆受益終身的精神財富,一股成長成才的堅強動力。從此,他的人生觀和價值觀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從此,他再也沒有吃不了的苦頭,戰勝不了的困難,跨越不了的坎坷,從此,他與充蘊生機的奇妙自然展開了心靈深處的對話--說不清多少個晨去暮來,道不明多少次救死扶傷的緊張工作之余,他面對著東西南北綿延不絕的群山,仰望著湛藍天空變幻萬千的云彩,默默訴說著自己的理想:這一輩子得干出點樣子出來,讓生命不再虛度,讓未來不再蹉跎,不辜負父母的教育之恩,不枉費國家的培養之情……

                    于是,緊張的工作之余,陳江漢教授一邊經受生存環境的嚴峻考驗,一邊體味蘇武牧羊的心路歷程,一邊下定臥薪嘗膽的堅強決心--報考母校二軍大研究生。蒼天有眼,幸運速降,1989年,未來的陳江漢教授作為新錄碩士再次回到了心常系之、夢里依戀的母校。1992年,陳江漢順利完成碩士學業,就職于上海長征醫院。從此,他腳踏實地,憑著超乎尋常的智慧和動力強大的勤奮,在人生的道路上留下了一串輝煌的足印--主治醫生、講師、醫學博士、副教授,副主任醫師、科室副主任、主任醫師、科室主任。其中,令其自豪而又令人羨慕的是,2002年至2008年,短短的6年間,在職稱競爭異常激烈的二軍大,陳江漢教授因為“三多”--發表文章多、研究項目多、獲批基金(研究經費)多,先后以全校第一名的優異成績,了無懸念地晉升為副教授和教授,并于2010年獲得博導資格,時年僅僅四十有六。

                    嗚呼!三軍可奪其帥,匹夫不可奪其志;志存高遠者是唯一能夠自我追問生存意義的強者,這是他的過人之處,也是他的悲壯所在。從走向荒野的熱血學子到回歸學界的著名教授,陳江漢傳奇一般的前半生再次印證了先賢所言:“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然而,強者有奇志,科學有真理,面對醫學圣殿,有志者未必都能登堂入室、覓得真經。陳江漢教授深知個中三昧,因而自覺需要深造,以使醫技漸臻化境。所以,當健膚、治腳氣等普通皮膚疾病已經沒有多大研究空間時,他毅然選擇了攻堅克難的世界性課題--深部真菌病分子生物學研究。于是,他只身前往美國拜師學藝。正是這段難得的經歷,給他追求并實現入藏以后確立的人生理想提供了第二個巨大的動力源。

                  “在美國研修的那段時光,對我的人生觀和價值觀產生了很大的影響。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相當于我們的中科院,醫學研究成果位列全美之首。我的老師是一位韓國女性,美國科學院院士,隱球菌研究的權威。在那兒,我發現國內的同類研究與之差距較大,包括研究思路與方法,而老師對待科學研究的嚴謹態度,更是感人至深,并成了我研究不懈的重大動力和寶貴財富。”回憶往事,陳江漢教授感慨萬千。

                    在老師的精心指導和自身的不斷努力下,陳江漢教授技藝大晉,成果累累,很快便脫穎而出,并成了長征醫院深部真菌病分子生物學研究的領軍人物。

                    如今,在科研攻關方面,他以第一申請人,負責全軍十二五重點項目1項,國家科技部重大專項1項,軍隊科技重大專項1項,國家自然科學基金3項、上海市科委重點基金3項;以第一合作者或通訊作者身份發表SCI與核心期刊論文57篇,其中多篇論文發表于國際權威期刊如EID、MBIO等,獲得較高影響因子;作為主要貢獻者,他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軍隊醫療成果一等獎、軍隊科技進步二等獎、上海市科技進步二等獎各1項,上海市醫學科技進步二等獎2項,并取得2項國家發明專利;此外,他還參與編寫了唯一而又權威的英文專著《cryptococcus and cryptococcosis》,也是《Nanomediceine》等四種SCI期刊的資深編委。

                    實至,自然名歸。目前,他不僅享受軍隊優秀專業技術人才崗位津貼,入選上海市浦江人才計劃,而且是上海市科委專家庫成員,總后衛生部專家庫成員,中國醫師協會美容和整形外科分會及皮膚性病專委會全國委員(兼),上海市感染與化療學會委員,軍隊皮膚性病專業委員會常務委員,上海市藥學會抗生素專業委員會委員,國家自然科學基金評審專家,國際微生物協會所轄隱球菌病專業委員會委員。

                    文化建設的倡導者

                    陳江漢教授英俊魁梧,軍裝加身更顯威武陽剛。采訪過程中,記者不僅明顯地感受到了他作為一名醫生、學者所特有的嚴謹與溫和,而且真切地感受到了他作為一個職業軍人所具有的干練與直率。所以,當話題轉為商會發展與家鄉建設時,他快人快語:“我建議上海市泰興商會的企業家們為家鄉的歷史傳承和文化建設作出積極的努力。”

                    談及家鄉,陳教授從舅舅當年如何幫助他家建房、如今不幸罹患肺癌令他異常傷心說起,進而表達了對親人和家鄉深深的眷戀之情:“誰都難舍家鄉情結,因為那是自己的衣胞之地。有關家鄉變化、發展的新聞時時牽動我們的心。上海市泰興商會辦的這份會刊是一個很好的了解家鄉的平臺,一個了解泰興在滬企業家的窗口,也是一個大家相互交流思想的重要園地。因此,我想借這個載體談點不夠成熟的想法,僅供企業家們參考。”

                    接著,陳教授侃侃而談:“前年,我跟社科院幾個很有名的教授到泰興去,去溱湖濕地公園。一路上,他們大講泰興的歷史、名人和物產,給我上了一堂內容豐富、形象生動的歷史文化課。我們泰興歷史上出過這么多名人,有這么多故事,而我作為一個正宗的泰興人卻知之不多,感到十分慚愧。我想,像我這樣不甚了解家鄉歷史、文化的人恐怕不在少數,也許知道黃橋戰役、黃橋燒餅、楊根思,但邀請朋友到泰興去玩,除了吃河豚、吃江鮮,卻不知道泰興有多么悠久的歷史文明和值得自豪的燦爛文化,不知道還有什么值得游覽的名勝古跡和如數家珍的歷史掌故。當然,一方面是我們自身努力不夠,但另一方也說明家鄉在歷史傳承、文化建設、學校教育、對外宣傳等方面的工作和投入存在不足,值得文化、教育、宣傳部門包括新聞媒體深刻反思。如今,家鄉的經濟建設、市容市貌、農民的住房、人們的生活和思想觀念都發生了較大的變化,但部分民風陋習依然存在,比如,耍點小聰明;占點小便宜;擺點小架子;爭點小榮譽;甚至不管我好不好、舒服不舒服,我就是看不得你好,看不得你舒服……這種自私、狹隘的小農意識和精神面貌,與有些地方的人存在很大差距,比如我所熟悉的溫州人,他們就像韓國人那樣,求大同,存小異,團結一心,互相幫助,商人做生意也是這樣。泰興企業家在上海打拼,大多數人已經融入了先進的都市文化,對外交往和企業經營的表現不俗,但仍有少數人難以擺脫上述陋習,這與地方文化建設和個人所受教育的短板不無關系。長此以往,就個人企業而言,難以興旺發達;就家鄉建設而言,也難以長足發展。”

                    說到這里,陳教授直擊主題:“總之,一個人不了解生我養我的一方水土及其歷史文化是可悲的,一個地方如果忽視甚至人為割斷滋養普羅大眾、弘揚良好民風的歷史文化脈絡則是十分可怕的,這并非聳人聽聞。現在經濟發展了,物質豐富了,一些人有錢了。但是,有錢沒文化,一個家族一定會富不過三代,一個民族也不可能長盛不衰。所以,我覺得家鄉重視歷史傳承、加強文化建設的任務十分迫切而又繁重。為今之計,一是要加快挖掘整理、大力宣傳泰興人文歷史的步伐,二是要利用學校教育、新聞媒體包括上海市泰興商會的雜志等介紹先進的文化理念和優秀的傳統文化,三是有遠見卓識的上海泰興籍企業家可以量力投入,以經濟資助的方式為家鄉的歷史傳承、文化建設和快速發展作出力所能及的貢獻。當然,作為一個普通工薪階層的家鄉人,我也會以自己的方式奉獻綿薄之力。”

                    陳江漢教授滿腔“維桑與梓,必恭敬止”的游子情懷令人感動,也使記者產生了強烈的共鳴。受其啟發,忽然想到:像陳江漢教授這樣的各行各業的專家、學者、企業家和成功人士是家鄉文化建設不可多得的寶貴財富和重要力量,政府部門如果通過商會渠道,邀請他們回到家鄉開講座、做報告、現身說法、共商政是、聯絡感情,借助他們淵博的文化資源、開闊的知識視野、獨特的專業造詣、豐富的創業經歷和先進的思想理念促進家鄉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建設和歷史的傳承與發展,其效果和作用將是難以估量的。

                文/戴成法

                ------分隔線----------------------------

                Copyright(c) 2014 上海市泰興商會主辦 傳真:021-66544355 手機:15902191132

                地址:上海市浦東新區嶗山路526號江蘇大廈10樓C5 電話:021-58829555 QQ: 53497534

                最佳使用效果:1024*768分辨率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復制、轉載

                环亚ag最新网址--| 手机版平台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