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滬上名流 瀏覽正文
                上海瑞金醫院神經外科 卞留貫 教授

                 

                 

                 

                                                                     一唱三嘆的杏林壯歌

                                                                專訪上海瑞金醫院卞留貫教授

                 

                卞留貫,泰興人,上海瑞金醫院神經外科主任醫師、教授、博士生導師,擅長顱內腫瘤及腦血管病的手術治療,曾師從我國著名神經外科專家張天錫教授、羅其中教授、沈建康教授,具有較強的臨床和科研能力,主要從事顱內腫瘤和腦血管病的臨床和基礎研究。2004.1-2005.1在德國Marburg大學神經外科進修顯微神經外科技術,掌握各種顱底腫瘤的手術入路和技巧,如眶上匙孔切除鞍結節腦膜瘤、經單鼻蝶切除垂體瘤、動脈瘤夾閉術、腦干海綿狀血管瘤切除術、髓內腫瘤的切除以及蝶骨嵴腦膜瘤、聽神經瘤、橋小腦角腦膜瘤、枕骨大孔區腫瘤、顱神經疾病的微血管減壓術等。近年來作為課題負責人獲得科研經費200余萬元(國家自然科學基金、上海市科技啟明星及其跟蹤計劃、上海市重點課題等)。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三等獎等省部級以上科技進步獎十余項,2005年和2013年2次獲上海醫學科技進步三等獎(第一完成人);獲得首屆明治乳業生命科學獎等各種榮譽獎項10余項。發表論文過百篇,被SCI收錄近20篇,現為《中國微侵襲神經外科雜志》、《中華神經醫學雜志》、《中華解剖與臨床》、《中國神經精神疾病雜志》、《Neurosurg Rew》、《上海第二軍醫大學學報》、上海交通大學.醫學版》等雜志編委或特約審稿人。

                 

                    神經外科大夫的雙面性格

                    大腦是人類長期進化過程中發展起來的思維和意識的器官,大腦的每個部分都對應著人體的某種功能,因此,神經外科與普外科有著明顯的不同。神經外科對于醫生的要求更高。一方面,需要醫生具備果斷、勇敢和從容的個性,當斷則斷;另一方面,神經外科的醫生需要更加嚴謹的學術作風,一名優秀的神經外科大夫,除了外科的基本功之外,還要求有扎實的內科診斷的基本功,因為神經外科的手術要求明確而嚴謹的術前診斷;此外,堅強的定力必不可少。由于神經外科手術在顯微鏡下操作,因此,對于醫生的手的平衡要求頗高,加之顱內的每個部位都十分精細,手術復雜程度高,對于醫生的生理和心理上的定力都是極大的考驗。

                   卞留貫說:“神經外科醫生的性格要有雙面性,既要有外科醫生的風風火火,又要有內科醫生的嚴謹扎實,當進入手術室時,仿佛進入了另一個世界。”所謂的智勇雙全,大抵就是如此吧。

                   卞留貫曾有過48小時連臺手術的經歷,被問及是什么支撐著他完成,他說:“沒有別的,就是對醫療事業的熱愛,對成就后的激情和對生命的珍視!”

                 

                    從醫之路的起承轉合

                    卞留貫生于泰興、長于泰興,1985年中學畢業考入了南通醫學院。1990年他獲得了免試推薦攻讀碩士研究生的機會。當時根據成績排名,全校共有20個人入選,經過層層篩選,最終只有8人獲得了保送研究生的名額,而卞留貫正是這8個幸運兒中的一位,并被推薦到了上海第二醫學院(以下簡稱“二醫大”)。

                    1990年初入二醫大之時,卞留貫一心想師從張圣道教授,志愿成為一名出色的外科大夫。但是天未遂人愿,最終命運將他安排在了讓很多從醫者心生敬畏的神經外科!

                    1993年,經過了三年的寒窗苦讀,卞留貫終于拿到了碩士學位。在畢業答辯之時,參加答辯評審的我國著名腦外科專家、華山醫院腦外科的周良輔院士曾邀請他到其門下,繼續攻讀博士學位,值得一提的是,在當時,博士是“稀有而珍貴”的。

                    但是,卞留貫放棄了。

                    時至今日,提起這段往事,卞留貫無不流露出些許的遺憾,“當時沒有那樣的意識,只想著家里貧困,想快點擺脫窮學生的境地,能早點賺錢生活。當時如果選擇了做周良輔院士的學生,也許之后會發展得更好……”

                    畢業時,命運并沒有眷顧這位刻苦鉆研的好苗子,因為各種原因,卞留貫畢業后未能留在上海瑞金醫院,轉而去了上海中山醫院工作。由于他在讀研期間受導師的影響極大,非常注重對于學術文獻的研究,雖然發表了眾多學術論文,但卻忽視了同樣重要的臨床工作,這讓卞留貫成為了“瘸腿”醫生。加之他發現不僅如此,周圍的醫學博士越來越多,他們普遍具備扎實的學術基礎和嚴謹的科研能力,具有廣闊的學術視野和學術經歷,而且能做到學術研究與臨床實踐的有機結合,這正是卞留貫一直想追求的境界。

                    于是,在工作了三年之后,1996年,卞留貫毅然離開了中山醫院,來到仁濟醫院攻讀博士學位。讀博期間,周一至周五他潛心研習學術,雙休日及節假日則到醫院上班,補充自己的臨床經歷。

                    功夫不負有心人!1999年博士畢業后,卞留貫就留在了仁濟醫院工作,期間還獲得上海市啟明星計劃。

                    2000年,方過而立之年的卞留貫破格晉升至副高級職稱。

                    2001年5月,卞留貫作為人才引進,來到了上海瑞金醫院,自此,他有了更廣闊的舞臺。

                    2004年,受當時瑞金醫院腦外科主任的建議和點撥,卞留貫只身遠赴德國進修,學習德國先進的手術技術和嚴謹的學術研究,尤其是復雜的顱內手術。“在德國進修的那一年使我的手術技術和學術水平突飛猛進,我能真切地感受到自己的進步,這一點,讓我很滿足”。

                    2006年,卞留貫再一次破格晉升至高級職稱。

                    2008年成為博士生導師。

                    從業至今,卞留貫承擔了多個上海市及省部級以上的醫學課題研究,并獲得了多項科技獎項和榮譽,但對此他并不滿足,“國字頭”的科研項目才是他追求的目標。終于,經過十年的潛心研究,于2014年獲得國家自然基金資助。

                   如今,卞留貫每年帶教二名博士生,已畢業碩士5名,博士4名,在讀博士6名,不斷申請課題經費用于科研和學術研究。他認為,臨床與科研并不矛盾,科研是為臨床實踐添磚加瓦的,但終極目標還是治病救人。他時常教導學生要注重科研與臨床的生態平衡。“光開刀,人會變,心會變,需要靜下來,潛入科研,不斷地整理自己,從功利的泥沼里擺脫出來,換一個角度和思維去看待自己的工作和事業,這樣,才能不斷進步和提升!”

                 

                    面對病人 心存感恩

                    如今,卞留貫每年執掌300多臺手術,其中不乏復雜而危險的病例。2014年7月23日,卞留貫主任醫師帶領手術團隊,采用“坐位”手術方式成功為2名患者實施了四腦室腫瘤切除術。上海電視臺、東方網等多家主流媒體對此進行了深入報道。

                  “坐位”手術在國外應用廣泛,在國內仍較少開展。不同于傳統的平臥位手術,“坐位”時,術者與患者的身體處于平行狀態,卞留貫介紹,“坐位”相較平臥位手術有無可比擬的優勢,但也存在風險。當患者豎直體位時,由于頭部高于心臟,術野水平的靜脈壓力降低,甚至低于大氣壓力,容易導致將空氣吸入血循環從而引起空氣栓塞。至今,他已帶領團隊成功應用“坐位”手術完成腦干腫瘤、四腦室腫瘤、松果體腫瘤等手術近20例。

                    俗話說,失敗乃成功之母。卞留貫深知,如今的成功案例是由不計其數的經驗與教訓鋪墊而成的,正是這些不計其數的病例,讓醫生們得到了歷練和提高。他感恩病人!他也曾是“小醫生”,也曾面對過病人的死亡,也曾痛苦于生命的選擇,也曾自責于自己的過失,也曾難受于病人的無法痊愈。他糾結過、壓抑過、熱情過、成就過,正是這些五味雜成的經驗和經歷,才讓他更從容、更自信!

                    從醫多年,卞留貫深知生命的平等和不堪一擊,無論貧賤富貴,因此,醫生這一職業的神圣才得以體現。他認為醫患關系不應該是對立的,醫患之間本該是信任與成就的關系,如今的醫患矛盾,大多是由社會造成的。在醫療市場化的背景下,患者花費了大量財力甚至畢生的積蓄就醫,自然就會對醫生“有所要求”,加之不少媒體的錯誤引導,才將醫患放在了相互對立的位置。殊不知,沒有病人何來醫生?沒有醫生病人將何去何從?

                 

                    鄉愁是一條暖暖的河

                    離家求學工作多年,卞留貫未曾忘卻家鄉的每一條河流、每一方田野、每一縷陽光。幼年時的他是不幸的,7歲那年父親英年早逝,兩位哥哥和一位姐姐也相繼離世,家里只留下了年幼的卞留貫和母親。因為家里沒有“壯丁”撐腰,母子常年受人欺負,光靠母親干活掙來的工分遠遠不夠養家,只得到處問別人借吃的東西。

                    大學本科畢業時,卞留貫曾提出要回到家鄉,回到母親的身邊,但是被母親斷然拒絕了,再苦再累母親也要其完成學業。也許是冥冥之中的安排,1990年11月的某個假日,卞留貫回家探望母親,就在那年初冬那日,母親突然辭世……

                    往后的日子,孤身一人的卞留貫靠著助學金完成了學業。

                    2010年,卞留貫衣錦還鄉,把家里的土地和房子進行了修繕和重建,對他而言,家鄉的土地和房子是他成長歲月的紀念和見證,是對已逝家人的祭奠和懷念……

                    如今的卞留貫,業余愛好頗少,沒有精力更沒有時間,對他而言,也許每一次回鄉就是最好的精神慰藉。

                 

                    后記:卞留貫醫生給人的感覺很是溫文爾雅,他長相白凈、彬彬有禮、平易近人。在采訪中,他多次提到“境界”二字,身心疲憊的時候不妨讓自己靜下心來,思索科研,擺脫繁復的事務,用遠觀和察看的目光去審視自己的工作、事業和生活,不做工匠式的開刀醫生,而要做一名有思想境界和精神追求的醫者……

                 

                 

                                文/復旦大學新聞學院碩士研究生 葉苗樂 

                ------分隔線----------------------------

                Copyright(c) 2014 上海市泰興商會主辦 傳真:021-66544355 手機:15902191132

                地址:上海市浦東新區嶗山路526號江蘇大廈10樓C5 電話:021-58829555 QQ: 53497534

                最佳使用效果:1024*768分辨率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復制、轉載

                环亚ag最新网址--| 手机版平台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