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魅力泰興 > 泰興人文 瀏覽正文
                季振宜《全唐詩》初探

                 季振宜,江蘇泰興人,清代著名的藏書家、文學家,他的藏書以及其所編的《季滄葦藏書目》在中國文化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篇章。同時,他用10年時間編纂了《匯編全唐詩》,收錄1895位詩人的42931首詩,共717卷,160冊。后來,以此為底本的校補卷被康熙皇帝御定為《全唐詩》,煌煌傳誦至今。

                   

                      季振宜的《匯編全唐詩》有三個版本,簡稱為原稿本、謄清本(或清稿本)和重抄本。原稿本現存臺灣“中央圖書館”,并于1976年由臺灣聯經出版事業公司影印出版;謄清本收藏于國家圖書館善本部;重抄本存北京故宮博物院,已由海南出版社影印出版。

                   

                      目前,關于這三個版本的介紹文章不少,說法不一,且錯誤不少。筆者系季振宜同鄉,筆者的九世祖張丕揚為季振宜的侄女婿(張丕揚夫人為季振宜之父季寓庸的嫡親孫女),而且,張丕揚收藏過《匯編全唐詩》的謄清本,且由他進呈康熙皇帝。

                    

                      季振宜整理唐詩,始于康熙三年(1664),迄于康熙十二年(1673),歷時十年,始得告成。所據材料來源,主要有三個方面。首先是較充分地利用了其本人所藏的珍本秘籍。據《季滄葦藏書目》載,其所藏宋版唐詩總集、別集,多達一百五十馀種,如宋刻《萬寶詩山》、明抄《詩淵》,皆為罕見的大型類編詩集;在其開始編集后,又得到錢謙益原擬“集成唐人一代之詩”的未完稿;另外,初、盛唐部分充分利用了明末吳琯《唐詩紀》的成果。經過十年的反復校訂、廣事補遺,終于編成該書。

                   

                      編好之后,季振宜“命書傭繕錄正本,將付棗梨,以廣其傳。”在這本由書傭繕錄的正本,即謄清本中,附有季振宜本人的手札,手札的內容是送校、寫樣、上版之事,也就是說,謄清本出來后,季振宜準備以他雄厚的財力來完成這一文化史上的豐功偉績。但這時發生了一件大事,季振宜突然去世,去世時間決不是常見資料上所說的書成后的第二年——康熙十三年,而且書成的當年——康熙十二年。季振宜去世時正值壯年,四十四歲,去世前一點點征兆都沒有。《通州志》、《泰興縣志》均記有其康熙十二年重修泰興學宮櫺星門事。當時,其父季寓庸尚在世,老人最看重的兩個兒子季開生、季振宜均于自己之前棄世,白發人送黑發人,老人傷心欲絕,不久也于同一年乘鶴西去了,這些都是有資料明確記載的。

                   

                      在季振宜去世前,凝聚了他十年心血,“有三種顏色校讎文字”的原稿本就被他贈送給了蘇州的書畫收藏大家顧崧。顧崧,字維岳,號“憩閑主人”,與季振宜交誼甚厚。顧崧得到這珍貴的原稿本后,于康熙十四年九月晦日在此本目錄后撰《書〈唐詩目錄〉后》一文,“先生乃奮然羅列各家之集及唐宋人選本,上至武德,下迄五代,人自為集,冠之以傳,條晰次第,會合其全,而又以所藏宋本、秘鈔校讎同異,誤者正之,疑者釋之,編葺數年,方獲成稿。隨命書傭繕錄正本,將付棗梨,以廣其傳。全唐之詩,庶幾備矣。先生之功,不亦偉哉!幸此稿先已贈余,得藏余所。”

                    

                      在顧崧的《書〈唐詩目錄〉后》之后,還有一篇“長洲周麟”的題辭,敘述了季、顧二人共同的志趣和交情,“維兄閑居無他嗜好,每優游于圖書彝鼎間,以寄其性情意趣之所至。游跡半天下,與泰興季氏交最逆。侍御捐館后,為文述知己之感,令閱者淚下沾襟。”

                     

                      顧崧雖然是蘇州書畫收藏大家,也有很多珍本秘笈經其轉手,但他本人沒有一部確切的收藏目錄傳世,所以這部原稿本在顧崧之后再也沒有人提及。聯經出版事業公司影印的這部《全唐詩稿本》,在季振宜自序首頁鈐有“蔣祖詒”、“濲孫秘籍”、“曉滄藏書”三印。“濲孫”為蔣祖詒字,是近代吳興藏書家蔣孟頻(汝藻)的長子,蔣汝藻因得宋刻周密詩集《草窗韻語》,故其藏書室取名為“密韻樓”,此書曾歸密韻樓收藏。

                   

                      據此書影印本卷首所載劉兆佑《御定全唐詩與錢謙益、季振宜遞輯唐詩稿本關系探微》的介紹,原稿本首函書標題有“季滄葦選百衲本《全唐詩》,海內孤本,共百十九冊,贊侯珍秘,保世題”,而在季振宜自序后又有題識一行,云:“己巳仲秋長洲章保世拜觀。”并鈐“保世”印記。章保世,江蘇吳縣人,二十歲出任上海《申報》、《時事新報》主筆,后任北洋政府財政部錢幣司司長,京城有名的收藏家。章保世見到《匯編全唐詩》原稿本的時間當為1929年秋天。

                     

                      到了民國二十九年(1940)前后,鄭振鐸在劉體智(字晦之)處見到此書。劉體智,廬江人,刻書室名“善齋”,其曾于民國24年影印《小校經閣金文拓本》十八卷。經反復協商,終于臺灣為“中央圖書館”購得,今藏臺灣該館。

                   

                      謄清本的流傳說法至今謬誤最多,常見的說法是,“經顧崧之手,將這部清稿本轉售給徐乾學,大概在康熙二十五年四月清圣祖玄燁下詔訪輯經史子集后不久,徐乾學就將他從顧崧處購得的這部季氏《全唐詩》進呈御覽了。”好多人認為,季家在季振宜去世后迅速的沒落了,他的藏書立即散出了。其實并不是這么回事,從大量資料和地方文獻可以看出,直到康熙末年,即季振宜去世四十余年后,季家的嘉樹園仍然是一處文人墨客聚會的場所,如康熙五十年至康熙五十六年任泰興知縣的宋生,在他的《怡云集》中,就有大量與季氏后裔以及泰興文人如王令樹、張丕揚聚會的內容。從曾任山西道監察御史的王令樹的《映日堂集》中還可以看出,康熙末年季家的生活仍然是比較奢侈的。直到乾隆年間,季家才慢慢沉寂下來。再者,藏書印到明清兩代而極盛,藏書必有印記,已經成為書林的流風習俗,象顧崧、徐乾學更應如此。若季振宜的謄清本流傳至顧崧、徐乾學的話,上面必然要有顧崧“憩閑堂”、徐乾學“傳是樓”收藏印,而事實是沒有,這就足以證明這本謄清本沒有經過顧、徐二人之手。

                  

                      那么,季振宜去世后,這本謄清本又流傳到誰的手上呢?

                      時至今日,我們從這套季振宜“命書傭繕錄”的《全唐詩》謄清本上的收藏印中,可以清楚地看到流傳順序。

                      清末民初吳縣藏書家鄧邦述有較為詳盡的記載。鄧邦述,字孝先,晚號群碧翁,藏書室因獲黃丕烈《群玉碧云》二集而名群碧樓。上元人,生年不詳,民國28年卒。先世為金陵望族,少時就婚常州趙氏,得讀天放樓書,概然有志收蓄。通籍后,廣事搜羅,輒傾囊不倦。及從海外歸,盡收宋元舊刻與精鈔本,積書至二萬余卷。鄧邦述曾收藏過這本謄清本,他的《群碧樓書目初編》卷六說:“《唐詩》七百十七卷,季滄葦稿本,國朝季振宜編,即《全唐詩》底本。前有滄葦序,又二百九十一卷及三百四十卷后有滄葦墨筆跋語。滄葦諸印,汪士鐘藏印。”

                   

                 

                 

                      

                      季振宜《全唐詩》初探

                      《寒瘦山房鬻存善本書目》卷六亦有著錄,“《唐詩》七百十七卷,一百六十冊,清季振宜輯。鈔本。彭定求、沈三曾、楊中訥、潘從律、汪士宏、徐樹本、車鼎晉、汪繹、查嗣栗、俞梅奉敕校。有‘晚翠堂’、‘揚州季南宮珍藏記’、‘樹園圖書’、‘揚州季滄葦氏珍藏記’、‘大江之北’、‘杏花春雨江南’諸印。又‘嘉定鐘巖張氏圖書’、‘張錫爵’、‘鐘巖’、‘〔左耳右壬〕涼館’、‘爵印’、‘中巖父’諸印,又‘汪士鐘讀書’、‘汪東山讀書記’二印。”

                   

                      在“揚州季滄葦氏珍藏記”收藏印旁邊的“揚州季南宮珍藏記”和“樹園圖書”兩枚收藏印,證明此謄清本在季振宜去世后,先傳到季振宜的六弟季八士手上。季八士,字南宮,廩貢,曾任知縣,季八士鈐了“揚州季南宮珍藏印”。以后,又傳到張丕揚手上。張丕揚是泰興望族張氏三鳳堂的后裔,該家族僅明清兩代就出過一名狀元、十二名進士,其父張茂枝為康熙十五年進士,他本人為貢生,官中書舍人,有《木田詩鈔》八卷傳世。張丕揚的宅子季寓庸為其取為曰“樹園”,是泰興歷史上最有名的花園之一。張丕揚將此書收藏于樹園中,并加鈐了“樹園圖書”收藏印。后來,他將此書進呈了康熙。

                 

                      這部謄清本(清稿本)進入內府以后,圣祖玄燁于康熙四十四年(1705)三月十九日,即在其第五次南巡的期間,將主持修書的任務交給江寧織造曹寅,并將內府所藏的這套季振宜的《匯編全唐詩》發下,作為校刊底本。同年五月,由曹寅主持,在揚州開局修書,參加校刊編修的有賦閑江南的在籍翰林官彭定求等十人。至次年十月,全書即編成奏上。

                      曹寅所主持的揚州詩局在利用這部書編纂了《御定全唐詩》之后,并沒有將其送還內府,而是流失到了民間,故鄧邦述說,“大抵付刊時別寫正本進呈,此書仍即發還”,對這本書,鄧邦述看得很仔細,“觀書面及中間朱筆墨簽,皆出當日編校諸臣之手”,根據上面的收藏印,鄧交待了散出后的傳承情況,“故又流轉入張鐘巖、汪閬源諸家耳”。

                    

                      張錫爵,字擔伯、純間,號中巖,清江蘇嘉定人,寄居吳江。約康熙三十一年生,乾隆三十八年卒。工詩。著有《吾友于齋詩鈔》八卷。

                   

                      汪士鐘(1786--?),字閬源,長洲人。曾為觀察使,官至戶部侍郎。好藏書,藏書室曰“藝蕓書舍”。其父汪文琛,字厚齋,在蘇州開“益美布號”,饒于財資,所以汪氏有雄厚的財力,廣羅珍本書籍,豐富自己的收藏。¢ûݧñ(泰興論壇)

                   

                      傅增湘《藏圓訂補郘亭知見傳本書目》卷一六《唐詩》條中記載:“此書同年鄧君邦述以重金得之,矜秘特甚,余曾借校數十種,殊多佳勝。”

                    

                      這本謄清本最后也由鄭振鐸于民國三十年(1941)前后為“中央圖書館”在鄧邦述群碧樓處購得。到了1948年前后,南京政府下令“中央圖書館”分批將所藏精品運至臺灣,其中這部書和其他一批藏品一道,先被運到了香港,暫放在香港大學馮平山圖書館,新中國成立后不久,馮平山圖書館即將這部書和其他藏品一道寄回內地,現收藏于國家圖書館善本部。

                 

                      重抄本是曹寅所主持的揚州詩局在編纂結束后,重抄了一部送還內府,這就是現存于北京故宮博物院的季振宜《全唐詩》。這部重抄本,終清之世都不為外人所知,直到民國二十六年(1937),俞大綱才在故宮圖書館見到這部書。這次《故宮珍本叢刊》將它全文影印,使一般學者都能夠看到它的全貌。筆者曾在南京圖書館五樓翻閱過這套海南出版社影印出版的季振宜《全唐詩》,上面確實沒有季振宜的任何一枚藏印,故可肯定為重抄本。

                 

                      現在公開發行的《全唐詩》和季振宜的版本是有不同的,曹寅的揚州詩局編纂《全唐詩》時還根據康熙指令,重點參考了明代胡震亨的《唐音統簽》一書。胡震亨(1569—1645),字孝轅,號遁叟,浙江海鹽人,官至兵部職方司員外郎。《唐音統簽》為其費畢生精力編成的唐詩總集,全書凡一千零三十三卷,以十干為序,按時代先后輯錄唐及五代的詩作以及詞曲,歌謠,酒令,占辭等,末附《癸簽》,為唐詩研究資料匯編。胡氏編此書,搜集資料極其廣泛。唐人佚篇殘句,皆盡所見輯出,并注明出處。唐詩本事及評論資料,亦間附詩后。詩人小傳考證尤為詳盡,并采輯遺文佚事,附入小注。此書編成后,也未能付印,至清初始由其后人印出一部分,多數則以抄本傳世。據周勛初考證(見《文史》第八輯《述〈全唐詩〉成書經過》),并以《全唐詩》與季、胡二書覆勘,可知是以季書為主、兼采胡書編成的。

                    具體來說,初、盛唐部分以季書為底本,略作增刪校補,即成定本,中,晚唐部分,季書比較單薄,編修諸臣參用胡書作了較大幅度的增補,如殷堯藩詩,季書全缺,即據胡書補入;胡曾、司空圖詩,季書失收甚多,亦據胡書補齊。另外,季書所輯以完詩為主,胡氏則廣搜零章碎句。《全唐詩》各集后所附佚句,絕大多數系據胡書移錄。

                     在充分利用季、胡二書的基礎上,編修諸臣還作了校訂補遺工 作。《全唐詩》卷八八二以下補遺七卷,系據季、胡二人未用的《唐百家詩選》、《分門纂類唐歌詩》殘本、《古今歲時雜詠》等書及石刻資料編成,

                    

                      值得注意的是,清廷不承認季振宜在編輯出版《全唐詩》中的作用,康熙在《御制全唐詩序》中說:“朕茲發內府所有全唐詩,命諸詞臣,合《唐音統簽》諸編,參互校勘,搜補缺遺,一依時代分置次第”,完全不提季振宜之事。《四庫全書總目》述《全唐詩》資料來源時則說,“是編秉承圣訓,以震亨書為稿本,而益以內府所藏《全唐詩集》,又旁采殘碑斷碣,稗史雜書之所載,補苴所遺。”所言較含混,且有所隱諱。“是編秉承圣訓”,這個“圣訓”當是康熙無疑,而《四庫全書》是乾隆下令纂修的,從康熙四十四年圣祖玄燁編《全唐詩》,到乾隆三十八年高宗弘歷修《四庫全書》,相隔近七十年,兩位皇上不知何故,一直對季振宜耿耿于懷,真是天威難測。以編纂《四庫全書》官員的水平,不至于不知道《全唐詩集》的作者是誰,為什么要刻意回避,為什么清廷的幾個皇帝這樣一致的對待季振宜,再聯系季振宜是怎樣突然去世的,與康熙有何關系,這些問題,即使在泰興,在季振宜的后裔、族人中,仍然是一個謎。

                ------分隔線----------------------------

                Copyright(c) 2014 上海市泰興商會主辦 傳真:021-66544355 手機:15902191132

                地址:上海市浦東新區嶗山路526號江蘇大廈10樓C5 電話:021-58829555 QQ: 53497534

                最佳使用效果:1024*768分辨率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復制、轉載

                环亚ag最新网址--| 手机版平台入口